在巴黎到處晃了4天,覺得有點膩,所以搭上了子彈列車TGV,前往距離巴黎大約1小時車程的香檳亞丁區,打算造訪的是香檳區的重要大城--漢斯Reims(也許很多人要問,照字面讀不是應該是理姆斯嘛?不過法國很多的R會發成H的音)

搭乘子彈列車前往的漢斯車站不是位於市區,而是在郊外的香檳亞得聶Champagne-Ardenne車站,是一個非常新穎的車站,在由那裏搭乘一般的列車,轉往市區大約10分鐘車程!

IMG_5562.JPG 
Place Drouet d’Erlon IMG_5563.JPG
Place Drouet d’Erlon(附近餐廳林立)
 IMG_5565.JPG
漢斯聖母大教堂

漢斯的舊市區一共有三棟建築物被聯合國文教基金會,選為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,分別是漢斯聖母大主教教堂Notre-Dame de Reims 、朵皇宮Palais du Tau、聖雷米聖堂Basilique Saint-Remi de Reims

我在大約7年前曾經到訪過2次漢斯聖母大主教教堂,對這座宏偉的哥德式建築留下深刻的印象,這次除了舊地重遊之外,也想一併參觀朵皇宮及聖雷米聖堂!不過天不從人願,朵皇宮每週一休館,所以我只能望門興嘆!

遊客中心位於聖母大主教教堂的旁邊,裡面的服務人員非常的和善與專業,同時也提供有興趣要去品酒的遊客,預約參加品酒行程的服務!

 

IMG_5569.JPG
繁複的哥德式入口
IMG_5570.JPG
微笑天使
IMG_5571.JPG
哥德風格高聳的內殿

漢斯聖母大主教教堂以哥德風格的和諧與宏偉著稱,最早在西元401年就有一座大主教教堂,古老的法蘭克王國首位國王Clovis I就是在這裡受洗的!

大主教教堂的目前建築始建於1211年,完工於13世紀末,在法國的歷史上非常顯赫,被稱之為國王加冕教堂,法國歷史上一共有26位法國國王在此舉行加冕典禮,而最重要的一場加冕典禮則是1429年,聖女真德曾經保護當時的皇太子到此教堂加冕成查理七世!至於最後一場加冕大典則是1825年的查理十世為止。

目前的建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曾被德軍轟炸過,直到1996年才修復完工,剛好慶祝法蘭克王Clovis I在漢斯受洗1500年紀念。
 IMG_5572.JPG
玫瑰窗
IMG_5574.JPG
彩繪玻璃
IMG_5576.JPG
抽象風格的彩繪玻璃
IMG_5577.JPG
抽象風格的彩繪玻璃
 IMG_5582.JPG
玫瑰窗
IMG_5584.JPG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全圖)
IMG_5585.JPG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部分)
IMG_5586.JPG 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部分)
IMG_5587.JPG 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細部)
IMG_5588.JPG 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細部)--苦路與耶穌上架
IMG_5590.JPG 
夏卡爾為聖母大主教教堂所繪的彩繪玻璃(細部)
IMG_5599.JPG
色彩繽紛的大玫瑰窗
IMG_5605.JPG
玫瑰窗
IMG_5608.JPG
耶穌復活與四福音書的玫瑰窗
IMG_5609.JPG
彩繪玻璃
IMG_5615.JPG
玫瑰窗

IMG_5619.JPG
修復中的聖者雕像
IMG_5623.JPG
大玫瑰窗
IMG_5630.JPG
色彩繽紛大玫瑰窗
IMG_5639.JPG
聖者雕像
IMG_5640.JPG
聖者雕像
IMG_5646.JPG
聖者雕像
IMG_5650.JPG
聖母像(正門入口)
IMG_5652.JPG
重新維修中的微笑天使(翻拍自施工告示圖)
IMG_5654.JPG
入口處的聖者(剛清洗過,所以很新的感覺,最左邊有一尊還沒洗的是黑的)
IMG_5660.JPG IMG_5666.JPG
聖母大主教教堂的側面
IMG_5672.JPG
耶穌與聖者
IMG_5681.JPG
櫻花樹
IMG_5682.JPG
聖母大主教教堂的背面(照片正中的下方就是夏卡爾畫的彩繪玻璃)
IMG_5684.JPG
聖母大主教教堂
個人感覺這座大主教教堂與巴黎的聖母院外觀長得非常相似!兩座教堂也都有入選聯合國的文化遺產,不過如果要我二選一的話,我會比較喜愛漢斯聖母大主教教堂!也許因為巴黎聖母院總是擠滿了觀光客,比起來漢斯聖母大主教教堂,多了一份寧靜的莊嚴美,在加上裡面有夏卡爾所設計的彩繪玻璃窗,更多添加了一份藝術之美!  

創作者介紹

教堂瘋+博物館狂=Cliff

Cliff K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onica
  • 我也覺得它的背面超像巴黎的聖母院!!

    雖然說有些彩繪玻璃的技術已失傳,所以才會出現現代感十足及抽象風格的彩繪玻璃,但總覺得與莊嚴宏偉的教堂格格不入!!!
  • 所以當初在計畫我們大家的行程的時候,我最後選擇把漢斯捨去,因為同質性太高!而我們的時間有限!!
    我是覺得有些現代的彩繪玻璃其實也還蠻好看的,只是那些太抽象的,說實在的我也不大能夠接受,真的會有很強烈的感覺--就好像一位身著典雅華麗衣裳的貴婦,臉上畫了煙燻粧,有些不倫不類的感覺

    Cliff Kao 於 2009/08/18 09:2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