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走出拿波里的火車站,沿路的垃圾與嘈雜的人聲,加上斑駁敗落的建築物與橫衝直撞的車輛與行人!是我對拿波里的第一印象.出國前聽聞了太多關於拿波里的治安不佳傳聞,所以每次到了車站跟離開車站,都是以最快的速度遠離,返國後竟然發現沒有拍攝任何一張有關於拿波里中央火車站的照片!
陰鬱的天空,似乎飽含著同情的淚水,為拿波里的悲情過往,添加一些認同感,沿著主要的商業大道-溫布爾多一世大道Corso Umberto I,沿路各式各樣的服飾店與咖啡館,還有為數眾多的教堂,都座落在斑駁的建築物之中,崎嶇的小巷道,不規則的散佈在主幹道兩側,曝曬的衣物好似萬國旗,在頭頂上飄揚,滿積垃圾的大型垃圾桶,散佈著與建築物一樣的腐朽氣味!許許多多的教堂都大門深鎖,雜草蔓生,原來宗教的力量也難抵現實的龐大維修費用!

步行靠近新城堡(Castel Nuovo/1297年),這座龐大的古城堡,始建於1297年是遠道而來法國安如王朝國王查理一世,為了便於管理西西里島與南部義大利,甚至托斯卡尼地方,而建立他的宮廷所在,

巨大的圓形塔樓,襯著白色大理石的凱旋門般入口,大理石上歌功頌德雕滿了卻是對1443年勝利佔領拿波里的西班牙亞拉岡王朝阿豐索一世的崇拜,改朝換代在未統一的義大利之前,是一種常態

一旁的聖卡羅歌劇院(Teatro San Carlo/1737年),也是義大利的三大歌劇院之一,比米蘭的斯卡拉歌劇院還要早個41年的歷史,讓拿波里的人沾沾自喜!


聖卡羅歌劇院的正門口對面,是巨大的有頂購物拱廊,名字叫做溫布爾多一世拱廊(Galleria Umberto I),與米蘭斯卡拉歌劇院附近的艾曼紐二世拱廊,竟然如同孿生一樣,看來拿波里與米蘭的排名之爭,其來有自!
離開了相似的拱廊,又走進另一個雷同的迷思之中,皇宮與寶拉的聖方濟教堂包圍著憲法廣場,遠自西班牙來的國王,命令他的建築師為他複製了一座與馬德里皇宮相似的建築,以解相思之愁,而座落在廣場另一邊的建築物是聖方濟教堂,碩大的圓頂是仿製自羅馬的萬神殿,入口處高聳的希臘列柱,上面被畫滿了塗鴉,心想這些年輕人,怎麼不怕上帝的懲罰,也許現在的宗教信仰對年輕一代來說,只是不得而不的一種原罪而已!

離開空盪的廣場,進入人潮洶湧的購物街,圓環的車潮與人潮,被隔絕在聖斐迪南度教堂之外,幽暗的空間,天棚頂繽紛的濕壁畫,與金碧輝煌的主祭台,巴洛克風格完整的呈現,拿波里有太多的巴洛克教堂,不過許許多多都是大門緊閉,雜草蔓生,不得其門而入!

全站熱搜

Cliff K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