參觀完了讓人讚嘆不已的主殿之後,一旁還有兩個迴廊以及博物館可以參觀,這些部分又以第一迴廊旁的帕齊Pazzi禮拜堂最聞名,據說這是布魯內列斯基的第一件設計建築,所以也在建築藝術史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,禮拜堂門口還立有解說牌,這是帕齊家族委託布魯內列斯基所設計,被稱之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一大建築傑作!同時布魯內列司機臨死之前也受委託設計第一迴廊,於是更加增添了整個迴廊的完整與和諧性!

帕齊禮拜堂
帕齊禮拜唐與第一迴廊(皆是布魯內列斯基設計)中庭內的現代雕塑是英國雕塑大師亨利摩爾的作品
布魯內列斯基設計的帕齊禮拜堂
Pazzi Chapel 設計者Brunelleschi 布魯內列斯基設計
布魯內列斯基設計的帕齊禮拜堂 
Pazzi Chapel 設計者Brunelleschi 布魯內列斯基設計
同時在教堂側面還有一間皮革學校,據說是招收當時貧苦人家的小孩,來此學習一技之長,目前則是有展示與出售學生製作的皮件,我還發現有一間小禮拜堂裡面,繪滿了濕壁畫,一旁有用玻璃櫃珍藏著一個很像聖體盒的金色框格,裡面是一件修道服及腰帶,下方有用解說牌寫著是聖方濟所穿過的衣服!難怪會如此珍藏著,聖方濟過世至今至少已經780年,在加上是聖方濟穿過的,所以更具意義!

聖十字教堂
據說是聖方濟穿過的衣服
聖十字教堂
陶製祭台

之後來到第2迴廊則是顯得有些陰暗,此地也是遊客比較罕至的地方,室內正在展示一些版畫作品,也都是與翡冷翠相關的作品!步出第二迴廊必須折返第一迴廊,出口以及博物館都在第一迴廊附近,這時我看到了三張大海報,是黑白的相片,真實的呈現了1966年那一次的亞諾河大洪水,據說水淹到4公尺深,所以很多古文物都遭受浩劫!讓人看了膽顫心驚!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搶救奇馬布耶的聖十字圖,可以看到受損的程度非常嚴重,雖然經過修復, 不過有些損傷是無法挽回的!
版畫特展
版畫作品(應該是但丁和馬基維利)

聖十字教堂
1966年淹大水的紀錄照片
聖十字教堂
滿目瘡痍的1966年記錄照片
聖十字教堂 
1966年搶救奇馬布耶的聖十字圖

很久之前(大約10年前)來過聖十字教堂,當時對於西洋藝術的了解沒有目前這麼深入,所以有些走馬看花,也沒有這麼多的感動!當時的博物館還在整修所以沒有參觀到,這次總算有機會可以欣賞到!整個博物館設立在原本是食堂的部份,裡面有許多原本在主廊中的藝術珍品,後來因為不斷的擴建,所以有部分移到了現在的博物館中收藏,整個博物館最精采的是在食堂的那間房間內,包括搶救回來的奇馬布耶聖十字圖,以及剛剛修復好的矯飾主義大師布隆吉諾Bronzino作品--主顯聖容,完全將矯飾主義的風格發展到極致,圖中每一個人物都是扭曲的矯情的,同時也可以看到大師的手法,將整個畫面佈置的非常引人入勝!
聖十字教堂博物館
博物館內收藏的濕壁畫 ,柔美的天使讓人目不轉睛
聖十字教堂博物館 
博物館內收藏的濕壁畫 ,柔美的天使讓人目不轉睛
 聖十字教堂博物館
哥德風格的耶穌釘刑圖
 聖十字教堂博物館
奇馬布耶的聖十字圖,在1966年大洪水中嚴重受損,原本是懸掛於中廊最重要的位置中,現在收藏在博物館中

濕壁畫聖方濟傳說
布隆及諾的畫 
耶穌降架(Francesco Salviati ,1547年的畫作)剛修復過所以顏色很鮮豔
哥德式祭台畫
哥德式祭壇屏風(聖母子)Nardo di Cione的作品
布隆及諾的畫
主顯聖容(矯飾主義大師布隆吉諾Bronzino的作品)
布隆及諾的畫 
主顯聖容(矯飾主義大師布隆吉諾的作品)細部圖
聖十字教堂博物館
原本是食堂改成博物館(上方是耶穌家族樹,下方是最後晚餐)
聖十字教堂博物館
巨大的主顯聖容讓人目不轉睛

心滿意足的離開博物館,心中想著其實聖十字博物館的收藏完全不遜色於一般的美術館,所以那五歐元的門票真是物超所值!如果有機會到翡冷翠, 千萬別錯過這座教堂!

在出口前面有一座墳墓是義大利統一的一位英雄,Giuseppe La Farina 是加爾富手下的一員大將,他的墓碑雕工精美讓人忍不住會多看幾眼!

據說有些人參觀完聖十字大教堂及博物館之後會感到頭暈目眩,這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斯湯達病(Stendhal's Disease),這種病症的由來是19世紀的法國一位作家斯湯達, 參觀完了聖十字教堂之後深受文化與藝術的震撼,因而產生目眩頭暈等症狀,因而得名!我們慶幸都沒有罹患這種病,不過頸酸腳痛倒是有一些!
聖十字教堂 
Giuseppe La Farina (1815-1863)之墓,是一位義大利統一英雄

聖十字教堂的正立面也曾多次出現在電影場景,最有名的是窗外有藍天以及沉默的羔羊第二集--人魔

聖十字教堂正立面

創作者介紹

教堂瘋+博物館狂=Cliff

Cliff K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onica
  • 我對西洋藝術史沒啥研究,說實在也不是很有興趣,但對美麗的事物也是會有反應的,我對柔美的天使畫,或是小天使,胖嘟嘟的小孩畫像最是欣賞,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!!

    我沒有你提到的斯湯達病,但每一次從教堂出來,脖子都超酸的,因為所有美麗的壁畫都畫在屋頂上,又貪婪的一直拍照,結局就是怕有一天脖子會扭到!!!
  • 呵呵
    我也很喜歡天使,這也是我喜歡巴洛克教堂的原因,滿室的天使紛飛
    脖子酸是一定的
    尤其因為專注拍照的原因,更會繃緊肌肉,所以沒有扭到脖子算是幸運了!!

    Cliff Kao 於 2009/02/16 09:37 回覆

  • Monica
  • 真不懂為什麼幾乎所有美麗的教堂壁畫都要畫在屋頂上??因為距離上帝比較近嗎??高老師,教教吧!!!
  • 不敢不敢
    不過之所以濕壁畫都要畫在天花板上,我想主要原因,是那是比較大的作畫面積,同時可以裝飾內部,並且營造天堂的感覺,牆面上由於很多都要開窗戶,所以濕壁畫就相對比較少!

    Cliff Kao 於 2009/02/18 15:27 回覆

  • Monica
  • 哇!!那以前的畫家可真是辛苦!!我似乎記得你以前說過他們都是躺著作畫的,是嗎??如果跟我們一樣仰著頭作畫的話,脖子一定到最後都不能動了!!!
  • 他們很多都是躺在鷹架上作畫不過也不是全然臥躺,所以還是必須仰起脖子,據說米開朗基羅花了四年畫完了西斯汀禮拜堂之後,他的眼睛因為不斷滴到顏料而受傷,脖子跟身體也都因為長期的姿勢不良而僵直!所以他們的確很辛苦,為了藝術而犧牲自己的健康!

    Cliff Kao 於 2009/02/19 16:30 回覆